这位大亨从日本逃亡后,法国也有案子在“等待戈恩”

这位大亨从日本逃亡后,法国也有案子在“等待戈恩”
▲图片来自推特。据日媒报导,被日本东京当地检察院申述、以15亿日元交保等候庭审的前雷诺-尼桑董事长、轿车业大亨戈恩,2019年12月30日奇特地从日本东京弃保逃跑,现在已飞抵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成功大流亡”戈恩最终一次取得保释是在2019年4月25日。其时,他被逼接受了一系列严苛的条件,包含被指定在东京一幢楼宇中寓居,24小时不得脱离监控,不能与妻子和其他家人碰头,护照要交给律师保存等等。照一般知识,如此紧密的监控,戈恩可谓插翅难逃,且他自己也曾多次信誓旦旦,要“在法庭上为自己讨还洁白”,他的律师团队则表明“像戈恩这么有身份的人怎么会不管脸面弃保逃跑呢”。东京当地法院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确定了这点,才会答应戈恩保释,而未答理检方和日产所提出的“让他待在拘留所”的要求。但是戈恩不只“不管脸面地逃了”,并且竟然真的逃脱了。《黎巴嫩新闻报》、黎巴嫩MTV电视台言之凿凿,说戈恩在一家私家保安公司的策划下精心安排了这次“成功大流亡”。他邀请了一个黎巴嫩私家乐队到自己被监视寓居的楼宇进行新年表演,然后在表演完毕后藏身装乐器的木箱,避开东京的成田、羽田两个就近机场,取道坐落大阪的关西机场,用别人护照蒙混过关,登上停放在那里的一架小型私家包机溜之大吉。路透社征引一位专业人士的话称,“自始至终这次举动都可谓专业”,乃至私家包机的飞行员都未意识到机上多了位“特别乘客”。戈恩的妻子卡罗尔否定戈恩是“藏身木箱逃脱”的风闻,也有音讯人士称,他仅仅藏在木箱内逃出寓所,并非如某些小道音讯所烘托的,在木箱里一向待到下飞机。无论如何,戈恩逃了,并在自己死后丢下一地鸡毛。从天堂到阴间戈恩出生于1954年,是出生在巴西的黎巴嫩裔。1960年他6岁时随母亲“回流”黎巴嫩,中学年代前往法国读书,因而先后具有了巴西、黎巴嫩和法国三国国籍。大学毕业后戈恩在闻名的米其林轮胎公司作业18年之久,在此期间生长为一位超卓的工作经理人。1996年,他转入法国雷诺轿车公司任履行副总裁,被公以为雷诺自1997年起扭亏为盈的关键人物之一。1999年,饱尝日本泡沫经济决裂困扰的尼桑轿车公司接连亏本7年,负债高达2.1万亿日元,濒临破产。当年5月28日法国雷诺以54亿美元收买尼桑36.8%股权,成为头号股东,并“空降”戈恩为尼桑轿车社长(后兼任CEO)。戈恩在1999年10月推出“尼桑复兴方案”,表明将采纳有力办法,完成2000财年扭亏为盈,2002财年利润率超越销售额4.5%,假如完不成他将当即辞去职务。其时简直一切业内人士都以为,戈恩“疯了”,尼桑现已无药可救,他势必在这块石头上碰到头破血流、声名狼藉。但是戈恩做到了:2000财年尼桑完成净利润27亿美元(1999年是净亏本64.6亿美元);2002财年其利润率到达9%,是职业平均水平的两倍多。如此巨大的成功也让戈恩功成名就。2005年5月他被任命为雷诺总裁兼CEO,然后成为《财富》500强中仅有一位兼任两家500强企业CEO的明星企业家。在法国,他被誉为“自豪”;在日本,他则被冠以“尼桑救世主”的美名,并取得一系列荣誉。但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2018年11月19日,戈恩在刚从黎巴嫩飞返东京的私家飞机上被东京区域检察厅拘捕。同日,尼桑CEO斋川裕人宣告,因戈恩“挪用公款、瞒报收入”,将被逐出尼桑董事会,他自己戏曲性地在日本的拘留所里“三进三出”,累计被拘留130天之久。至于尼桑日方管理层何故“以怨报德”,一些分析家以为,戈恩两个方案的成功是以封闭5家日本本乡工厂、削减21000个作业岗位(占总雇员比重14%)、削减供货商数量和股权、除掉包含尼桑航空部在内许多财物为价值的,这些都触及了方方面面的利益。对戈恩是否无辜,外界见仁见智,但日本以外许多方面都对日方在“戈恩案”中的操作、特别屡次拘留戈恩表明不满。2019年4月4日日方第三次拘捕戈恩后,仅21天就答应他保释(第一次拘留长达104天),很大程度上是迫于世界压力。但此次戈恩“成功大流亡”,无疑将令局势进一步复杂化。“海捕公函”上一年12月29日,日本东京法院宣告没收戈恩交纳的保释金,撤销保释,这意味着假如戈恩回到日本将当即被拘捕。日本媒体一边倒地斥责戈恩:保存的《读卖新闻》称他为“胆小鬼”,而左翼的《东京新闻》则表明“弃保逃跑是对日本司法体系的凌辱”。黎巴嫩政府却在同日发表声明,称戈恩“合法进入黎巴嫩疆域”,有音讯称,黎巴嫩总统奥恩(Michel Aoun)第一时间在总统官邸巴卜达宫接见了“黎巴嫩出色公民戈恩”。戈恩并非仅仅在日本被申述,法国也有两个官司分别在3月和4月等着他。但引渡问题专家朱利表明,法国和黎巴嫩仅仅签署了司法协作协议,未签署双方引渡协议,戈恩充其量会在黎巴嫩视频出庭,而不会回到法国自投罗网。至于连司法协作协议都没和黎巴嫩签署的日本,引渡戈恩的概率“简直是零”。上一年12月31日,戈恩自己发表声明,称“我不是畏罪逃跑,仅仅逃避日本的政治和司法虐待”。他的团队宣告,戈恩将在1月8日举办新闻发布会,或许咱们应该等候他的一番说辞。□陶短房(专栏作家)修改:狄宣亚 校正:李立军